历史上的虎丘塔影园

作者:west05 来源:苏报 日期:2014-11-27 人气:600 评论:0

明清时期,在如今的虎丘风景名胜区东南有塔影园,它东临东溪、南滨山塘河、西傍正山门、北靠塔影浜。一度,塔影园内,“碧梧修竹,清泉白石,极园林之胜。”

虎丘塔影园是历史上的著名园林,主要经历了两个历史时期,即明朝的文氏塔影园和清乾隆年间的蒋氏塔影园。

文肇祉“凿池及泉,池成而塔影见”

文氏塔影园为明朝中叶文肇祉在虎丘便山桥南所建的别墅。文肇祉是吴门画派重要代表人物文徵明的孙子,曾任上林苑录事。据顾苓《虎丘塔影园记》,“塔影园”初名“海涌山庄”,凿池及泉,池成而塔影见,因此更名为“塔影园”。文肇祉写下题为《塔影园次皇甫循韵》的诗吟咏道:“凿池成塔影,结屋依山阿。疑自浮员峤,翻同写翠娥。昔闻挂清汉,今倒映渟波。惠我惊人句,赓酬奈拙何?”

文肇祉的叔叔、画家文嘉为此园绘图,文肇祉的父亲文彭则有诗题于图上:“篱豆花开香满园,赤栏桥畔塔斜悬。偶思小饮沽村酿,门外鱼虾正泊船。”《雁门家集》则称此园“碧梧修竹,清泉白石,极园林之胜。”

塔影园有池泉之胜,以水景见长,可以说是一座水景园。特别是文肇祉在其编撰的《虎丘志》中提到有关塔影浜条目时说,塔影浜在“虎丘寺南,近移余池中”,能将塔影浜融入池中,足见水景有相当的规模。

顾苓得园易名为“云阳草堂”

明末崇祯年间,塔影园为国子生顾苓所得,重为葺理,易名为“云阳草堂”。顾苓是文氏弥甥,又立雪于文徵明的曾孙文震孟之门,和文氏家族关系密切。

顾苓得此园后在园中另建了松风寝,勒“松风”御笔于楣间。据顾苓《松风寝记》,松风寝“室三面各有长松数十百株,沐日浴月,吐纳烟云,风谡谡昼夜不绝。……室中木榻竹几,上置周宣石鼓文、《后汉书》、唐玄宗皇帝纪《泰山铭》、颜真卿书《中兴颂》及古尊彝杂物”。此外,当时园中还有照怀亭、倚竹山房诸胜。

顾苓有《移家塔影园》总写他所居时的园景,诗中写道:“为疏牛马近鱼虾,小小亭台竹树遮。隔岸千人聚箫管,背城七里散烟霞。风流死后真娘墓,丘壑生前短簿家。万事只因颠倒见,浮屠沉影石阑斜。”顾氏居塔影园时,四方过从,时有题咏。诗文多于水树,水树多于斋馆。这同样是典型的明代文人园林风格。

蒋重光于东山浜再建塔影园

蒋氏塔影园为清乾隆年间著名藏书家蒋重光(字子宣)所建,此园在虎丘东山浜,园中有宝月廊、香草庐、浮苍阁、随鸥亭诸胜。沈德潜的《蒋氏塔影园记》中写道:“赋琴主人为园于虎丘东南隅,山之明丽秀错,园皆得而因之,名曰塔影,山巅浮图,隐见林隙,故名。”也就是说,当年人们站在园内,透过树的缝隙,大致可见虎丘塔的身影。

据沈德潜的记载,蒋氏塔影园中花木繁茂,景色怡人:“隙地植梧、柳、榆、桧、桃、杏、来禽,芍药满畦,寒梅成林,藤萝交络,桂树丛阴……冈杂松杉、乌桕、银杏之属……”在这样的胜景中,园主与宾朋“觥筹既交错,谈话亦未闲。……秉烛明月迥,登舻啸歌还。……”(金义植《蒋子宣招同塔影园文宴,分得还字》)

塔影园被改建为白公祠、李公祠

清嘉庆二年,苏州太守任兆垌将蒋氏塔影园改建为白公祠,中有思白堂,傍有怀杜阁、仰苏楼,分别纪念白居易、杜甫、苏东坡等大文豪。此外还建有万丈楼。

清光绪末年,文氏塔影园被改建为李公祠。据《虎丘新志》记载,“出寺门向东行,不百步,有一祠,题曰‘靖园’,即李公祠也,内祀清太傅大学士一等侯李鸿章……祠之正门有横额一道,题曰‘合肥李文忠公家庙’,祠内花木亭台,颇擅幽趣,惜无人整理,亭榭半已就荒,此地旧为塔影园故址,为明文肇祉先生所建……”1998年,李公祠被列为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岁月变迁,曾经的塔影园的真容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,只留下一些诗画及尚存的塔影浜、塔影桥遗迹供人怀想。

(本文参考了魏嘉瓒先生所著《苏州古典园林史》一书,在此表示诚挚的谢意。)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下一篇: 没有资料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还可以输入255个字符
热门排行
主编推荐
法律申明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留言反馈 | 人才招聘 | 广告服务